代工合法化,造车新势力有了希望?量产依然有难度

12月6日,工信部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简称《办法》),自2019年6月1日起施行。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其中明确提到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


这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代工”模式获得认可。但新势力造车仍存在量产和交付方面的难题。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坦言,“以前我认为研发和制造很难,交付不是很难。但现在发现,交付的难度远比造车要高。”


代工走向合法化


《办法》中提到,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及产品准入。


事实上,代工模式早已广泛存在于车企与新势力之间。


2016年7月,电咖汽车与东南汽车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去年4月,继江淮之后,蔚来汽车再次宣布敲定第二家传统车企合作伙伴长安汽车;随后10月,小鹏汽车牵手海马汽车签署框架协议。今年1月,一汽轿车与SITECH新特就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达成战略合作;4月,奇点汽车宣布首款量产车奇点iS6将由北汽新能源代工生产;7月,拜腾汽车与一汽集团在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加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布局。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代工合法化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将可以更快地投入市场,减轻自身在产能、制造环节上的压力。另一方面,对传统车企来说,代工还可以解决部分产能过剩的问题。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曾公开表示,“造车新势力在制造环节不会比传统车企好。代工模式能够利用传统车企既有的产能,在推进量产化进程的同时也能帮助传统车企避免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另一方面则是能够让蔚来汽车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发中。”


绕不开的“准生证”与产能问题


一直以来,造车资质都是新势力们在造车路上的“拦路虎”。根据此前的规定,要先获得由发改委审批的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并通过工信部的产品目录,才有资格生产并销售新能源车。


新京报记者统计后发现,2016年至今,共有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云度汽车等在内的15家车企获批发改委的生产资质。其中,仅10家新建纯电动车企通过了工信部的产品准入,也是这10家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资质”,可以独立进行新能源车型的生产和销售。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资质审批准入门槛提高,今后想要获得“双资质”将更加困难。与此同时,产能以及交付量也是新势力造车目前所面临的另一大难题。


产量方面,11月28日,蔚来汽车第1万辆ES8已在合肥工厂正式下线,达成此前与小鹏汽车的赌约。但除蔚来汽车外,目前并未见其他新势力造车企业公布各自的产能情况。


“制造业是如此复杂,如果有一个环节掉链子,整个过程就砸了。这就是特斯拉现在面临的量产难题。”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曾坦言,“以前我认为研发和制造很难,交付不是很难,但现在发现交付的难度远远比造出几百辆车要高。”


不过正如前文中所述,代工合法化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将可以更快地投入市场,同时还能减轻自身在产能、制造环节上的压力,尽早突破产能、交付量瓶颈。


新京报记者 孙晓萌 编辑 王琳琳  校对 李铭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代工合法化,造车新势力有了希望?量产依然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