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为了油价让我们一驳再驳

炼油亏损应该由石油巨头自己消化,而不是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5月18日,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因为一季度炼油亏损61.32亿元,中石油副董事长、总裁周吉平认为,是国内成品油价不到位以及国际原油价格过高造成的,而天然气价格过低也是罪魁。类似的抱怨我们听得太多,但由于石化巨头一再抱怨,我们只能一再反驳。

首先,石油石化巨头并不是只有炼油一个业务,正是为了保持盈亏平衡,他们有原油勘探与开采业务。当原油价格高企、炼油亏损时,开采业务、化工业务必然盈利;当原油价格下挫、开采利润下降时,炼油板块必然盈利——为什么只抱怨炼油亏损而不说开采、化工厚利?

数据证明一切,当石油垄断巨头们炼油亏损时,企业总体盈利基本保持两位数增长。根据两大石油巨头2011年一季报,尽管炼油出现亏损,中石油仍获得了370亿元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3.9%;中石化则净赚205亿元,同比增长24.49%,利润增幅大大超过中石油。以90天计算,一季度两大石油公司约日赚6.38亿元。去年全年,中石油、中石化的净利润分别为1398.71亿元和707.1亿元,两大石油公司去年日赚约5.76亿元。

如果中石油、中石化只有炼油业务,公众必须倾听他们的抱怨;如果中石油、中石化的业务覆盖了全产业链,请你们把盈亏说全了,再抱怨。尤其是中石油,掌握了绝大部分的国内原油,为了建立一统江湖的“石油商业帝国”在炼油领域大肆扩张,这是为了公众和投资者的利益,还是为了中石油的垄断地位?

其次,如果炼油亏损如此严重,请让出炼油市场,让民企进入如何?

民营炼企嗷嗷待哺,就是没有油源。按照去年的数据,我国的民营石油企业在零售行业有6万家加油站,占全国零售份额53%左右。民营炼油厂60多家,基本分布在山东、广东和西部地区,一年炼油能力将近1亿吨,但因为没有油源供应,开工不足导致实际炼油量大概5000万吨。解开绳索,让民营炼企自己找油、自己炼油如何?

不仅民营炼企资源闲置,就是民营的储油设备也大多闲置。2010年7月22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重点工作分工的通知》,第八条明确“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石油天然气建设”。此前两个月,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资格招标项目开标大会上,5家民营油企入围,舟山世纪、舟山金润、浙江天禄3家中标。这是国家石油储备体系首次向民企开放,可惜步伐缓慢,大多民营的储油设备依然闲置。这是总体社会效率的莫大浪费。

第三,石油巨头们市场反应迟钝,无法跟上市场变化的节拍,恐怕很难在国际竞争中捍卫国家经济安全。

就油价而论,目前全球原油价格下挫,关上了上调成品油价之窗。反应灵敏的民营炼企在国际油价大幅下挫后,第一时间下调了成品油价格。将近两周之后,两大石油巨头某些地方的加油站才开始打折促销。另据金银岛5月18日监测,中石化、中石油已在山东、湖南、江西等地区基本取消对柴油批发出货的控制。可见石油巨头的傲慢与迟缓。

面对周期性出现的油荒,公众希望石化巨头展示市场能力,低价时进口储备,以平抑波峰。但我们一再失望,石化巨头在国内外上市时,原油价格处于低位,但他们却忙于在国内扩张以维持垄断地位;金融危机爆发之时,国际原油价格腰斩,我们仍然没有看到大规模进口的迹象,相反,在国际原油价格高涨、国内频现油荒时,我们却看到了出口量的增加。当然,石化巨头说是来料加工,但有时要劳动发改委下令暂时取消出口,可见不仅仅是来料加工那么简单。去年、前年,民营企业一再想进口,却不得其门而入,因为进口的实际控制权在石化巨头手中。

石化巨头表示在争夺国际市场定价权,希望他们成功,让我们见证奇迹。中国的粗钢产量全球最高,却在铁矿石的定价权上从未如愿,看来石化巨头另有高招。

全球油价下挫无法上调成品油价,开采与化工板块盈利,中石油转而呼吁天然气价格翻番与国际接轨。还是那句老话,国内天然气的盈利与成本先公开了,再谈进口天然气的亏损不迟。不公开,不涨价,作为公众企业,作为肩负重大社会责任的国有企业,这是常识。否则,与腐朽的垄断企业何异?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叶檀:为了油价让我们一驳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