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扬:日系车产销理应下降现状或继续恶化

九月份,日系车的产销大降,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而且这种状况还会继续。主要原因是,这不是一时之愤,也不是少数人之举,而是中日之间多年根本矛盾的积累和大爆发。有此嫌隙,非一朝一夕所致,故也不可能很快消弭。而且,如果不思考其中的根本缘由并有效地消除,很可能永远也好不了。

这件事影响这么大,可能出乎日本人的意料。这是因为日本人有两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其一是期冀中日之间可以保持经热政冷。他们可能认为,中国现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治的龃龉不会影响到经济的合作,所以就在靖国神社、慰安妇和钓鱼岛等问题上屡屡冒犯中国。殊不知我们不是真的只顾经济不顾政治,我们中国人只是不想表现出锱铢必较、睚眦必报,你一回两回犯贱,我们不想理你,你要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中国人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了,但民族大义却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忽视的。

其二是做了错事,不思悔改。想用沟通和解释来糊弄。中日之间虽然是一衣带水,文化中也有很多共通之处,但在服理和服力上有很大差别。日本人可能是由于长期处于狭小封闭的不利环境,所以养成了服力不服理的文化习惯。当年的脱亚入欧、维新图强;二战后的唯美是从、沆瀣一气,都源于此。而中国人长期受孔孟之道影响,却是服理不服力。别的例子不用举,只要想想为什么陆港台两岸三地乃至海外侨胞,对钓鱼岛问题的同仇敌忾,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过去是由于弱国无外交,1883年甲午战败至1945年抗战胜利之前,日本对中国是得寸进尺,步步得逞。但现在不同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了。虽然我们讲中日友好,讲韬光养晦,但我们绝不接受你做错事侵犯我,不思悔改,只想用所谓的“沟通”和“解释”来糊弄。时间和态度都不能代替领土和主权,我们一定要让日本尝到做错事的苦果!

回顾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历史,其实也可以看出,中日汽车产业的合作,一直受两国关系和两国人民感情因素的影响,发展得并不顺畅。改革开放初期,日本三大公司对在中国投资不积极,仅大发、铃木、五十铃等几个较小的公司开展合资合作,以至于与欧美相比,日本汽车在华的大规模合作晚了10-15年。2000年前后,日本大公司决定加快对华投资,但注重整车,不愿意把最先进的最核心的零部件移到中国,不是留在日本,就是投向泰国及东南亚其他国家,以至于去年前有地震海啸,后有泰国水灾,致使日本汽车业雪上加霜。去年地震海啸后,我曾和日本汽车业界不少人讨论过加快把其汽车业的核心部件转移到中国生产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多是支支吾吾,王顾左右而言他,这我就明白了,日本人对中国,骨子里有不信任和恐惧。其实,中国人对日本汽车也有疑虑,日本汽车品牌在华的美誉度,比不上其他同等欧美品牌,也比不上它们在世界其他地方。说明白一点,就是不仅仅是现在日本汽车在华的业务受影响,其实是一直受影响。日本汽车业如果希望在中国获得和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的成功,必须以两国关系和两国人民感情友好为前提。

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是潮流,地区合作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合作和自由贸易谈了很多年,一直进展不大,远没有达到美加墨北美合作的效果。其中原因当然不止一个,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对二战的态度不正,政治影响了经济,影响了东亚的和谐、稳定与合作。如果日本人民想过好日子,日本政府想振兴经济,首先必须正视过去的战争罪行,在认错的基础上搞好邻国关系,不要再做脱亚入欧、唯美是从的美梦。想想看,在当年日本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因为威胁到了美欧,一个广场协议把日本经济打回原形,二十年翻不过身来。日本是资源匮乏的国家,在海水不能变成石油之前,日本经济发展的根本出路在于区域合作。现在若不改弦更张,你就净等着由一流国家滑向二流,二流滑向三流吧。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董扬:日系车产销理应下降现状或继续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