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轮胎特保案的影响和企业应对战略(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

【要闻回顾】

美国时间9月11日(中国时间9月1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白宫发言人罗伯特·吉布斯宣布,批准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税率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 此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建议对中国产轮胎征收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幅度分别为55%、45%和35%。据悉,这项轮胎关税政策将于今年9月26日起生效。根据WTO规则,相关国家可以直接援引美国的制裁方案对中国轮胎实施制裁。

【主持】盖世汽车网CEO陈文凯

【连线专家】

《汽车与配件》总编辑、汽车业资深专家罗锦陵;汽车业资深分析师钟师;山东时风双星轮胎有限责任公司国际贸易部总经理朱敬博;法国马赛商学院中国区主管王华。

话题一:翻案可能性有多大?有什么方法取消这个特保税?

话题二:轮胎特保措施对中美两国的影响

话题三:企业面对众多反倾销的短、中、长期策略

话题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

盖世汽车网: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好像总是很受伤:“整车特征”征税管理办法在别国一再阻挠下,最终取消;紧固件被欧盟反倾销,并被施以五年的高关税;汽车玻璃、刹车盘、轮毂等等汽车零部件,也已经有很多遭遇反倾销的案例。为什么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总是很受伤?有一个说法,像服装、鞋帽、玩具这样的行业,发达国家已经在慢慢地放弃了,所以人家也不跟中国较真。但是汽车零部件行业由于工人多、涉及利益复杂等原因,一些老牌工业国家还不愿意放弃,因此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冲突会更多一点。不知道各位专家是怎么看的?

罗锦陵:总的来说,在中国所有遭遇反倾销的产品里,汽车零部件相对来说主要还是个案。我认为美国这次轮胎特保还是贸易顺差太高的原因。贸易不平衡,美国就来找我们的毛病,要搞平衡。归根到底,一方面我们要提高我们出口产品结构、改善我们产品。第二点,还是要扩大内需。第三,多找一些出口市场,眼睛不要只看美国和欧洲,其他地方我们也要做,市场要更分散一些,不要太集中。

盖世汽车网:好。钟老师,您觉得呢?

钟师:我们的汽车零部件产品和其他机械工业产品面临的问题,本质上是一样的:附加值太低,技术含量不高,品牌价值太低,出口企业太多,出口国又过分地集中。一旦国与国之间出现贸易纠纷问题,也容易被人抓到把柄。因为这里面“辫子”一把一把的,对方要抓的话确实也很多。但是如果我们有几个集中度很高的大品牌,其产品价值也很高,即使出口量比较集中,人家要来对付我们,难度相对来说也会高一点。

盖世汽车网:刚才举的遭遇反倾销的产品都是我国出口量比较大的产品。接下来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量再扩大的话,可能在其他一些产品上也会被人揪住辫子。中国特别是汽车零部件市场上,很多国际大公司占的比例比较大。很多专家讲,这些大公司选择在全球进行价值链重新分布,比如在很多国家建生产点、销售点、分销点,这样就不会导致别的国家(比如中国)很强烈的反对,因为他们也在这些国家生产了。也有专家认为中国的出口方式、国际化方式比较简单,都是大规模的出口,而且一拥而上,所以很容易被人揪住。王教授,您觉得是这样吗?您有什么建议?

王华:第一,如果企业现在的生产管理方式不变的话,将来反倾销必然是还会产生的。为什么呢?我也走访过不少汽车零部件公司。尽管很多人名片上印着某某公司总经理,但是真正从他的职责以及他的公司的形态来看,我认为,打一个不恰当比方,他至多只是一个大型的车间主任而已。真正要做公司的总经理还涉及到公司的资本运营、品牌管理、供应商和客户管理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这个短板并没有去补,而已经是长处的比如成本等等还在拼命地加强。我观察到很多企业都存在这个现象,结果导致粗放型的竞争。

轮胎行业也是这样。轮胎出口到美国的价格(反倾销之前),三角轮胎的是米其林轮胎的40%作用,韩国轮胎比如锦湖是美国的55%左右。虽然由于是“中国制造”,导致我们的产品价格低,但是这40%和55%之间还是有较大的距离。

第二,中国有很多企业都出口到美国,他们之间是竞争大于合作。大家都是以成本加一个很低的毛利率作为价格的底线,来进行互相压价。这个情况不只存在于轮胎行业,很多行业都这样。只竞争不合作,将来反倾销还得发生。

第三,如果我们只做售后市场,而不争取进入配套市场的话,轮胎企业的技术以及综合管理水平不会提高的。整车配套对轮胎综合质量的要求,要高于售后市场。做配套市场,对供应商不仅是一个产品供货的要求,而且会对你未来的发展比如说产品不断的更新换代、技术含量的提高、生产管理,都是一种帮助。但是为售后市场做贴牌的话,技术含量基本上不高。因为它只为你提供标准,不会为你提供技术互动、管理提升等等。所以轮胎企业将来还是要配套和售后市场都要走。

盖世汽车网:企业在出口以及国际化的时候,在模式上应该做哪些调整?就我们分析,中国现在出口量那么大,基本上也形成了产业集群。这个优势的形成基本上是因为生产要素的原因造成的,并不是因为创新或者投资等其他原因造成的。生产要素成本竞争力的形成主要就依赖于中国国内的一些优势,比如说劳动力便宜、治理污染费用低等。中国企业光靠生产要素的竞争优势进入别国市场,迟早是有比较大的问题。下一步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是不是应该鼓励中国企业要更多地到别的国家去生产、去销售?

王华:从企业角度来讲,肯定是哪个市场更为成熟、具有规模经济,他才会投入到那个市场去。我觉得,如果企业的综合管理水平能有较大提高,“厂长”能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总经理,市场结构导向的变化、产品结构导向的变化等等都会是自然而然更好解决的问题。

盖世汽车网:好,我们总结一下。中国汽车零部件以及机械产品出口现在总是被国外的一些贸易伙伴进行反倾销,或者遭到其他贸易保护措施的打击,可能是与中国这种要素成本优势导向的形成因素,或者中国这种国际化的方式有关。因为现在中国是出口大国,贸易顺差又这么大,但是出口主要是依赖低成本优势,依赖中国生产要素的优势。可能今天的轮胎特保只是一个例子,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可能真的会不断有其他产品遭遇贸易伙伴的各种贸易保护措施。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这个受伤也是可以理解的。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深度分析轮胎特保案的影响和企业应对战略(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