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雷夫下课标致雪铁龙在华前景黯淡

在丰田等公司争相向中国市场投放全球同步车型之时,PSA仍然热衷向中国市场转移在欧洲市场淘汰的车型,标致307、标致206及从206改款而来的中国版标致207都是如此。这种局面在斯特雷夫上任后,也没有改变。

克里斯蒂安•斯特雷夫不得不取消4月飞往上海的计划。

就在通用汽车CEO瓦格纳被逼迫下课的同时,标致雪铁龙集团(PSA)CEO斯特雷夫也被扫地出门,他也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第一位被赶下台的汽车业首席执行官。

由于斯特雷夫的离开,PSA同新中航的合作前景再次变得扑朔迷离。继任者菲利普•瓦兰是否还会延续PSA在中国市场的错误路线令人关注。

第一位下课的CEO

3月29日,也就是瓦格纳宣布辞职的前一天,法国最大汽车厂商PSA宣布,解除与斯特雷夫的合同,另觅经营高手帮助摆脱困境。

集团监委会主席堤埃里•标致宣布,现任科鲁斯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菲利普•瓦兰将接替斯特雷夫,从6月1日起出任PSA首席执行官,并将从4月15日起开始熟悉其团队。在这之前,公司执行董事罗兰•瓦尔达内加将临时主事,高兰和奥利维埃仍为执委会成员。

56岁的瓦兰曾任职法国铝生产商佩希内(Pechiney)25年,2003年之后掌舵科鲁斯钢铁集团,协助该公司扭转颓势,并于2007年促成科鲁斯和印度钢铁巨头塔塔集团的并购案。

斯特雷夫对这个免职决定表示不满,他拒绝接受PSA对其在职期间工作的评价。他表示,他的政策使集团“更有能力面对危机”,他还列举了削减成本计划、大幅消减库存和推出数款新车作为其在职期间的功绩。“经济和金融社会都为这些成果喝彩,因此我不理解董事会何以作此决定。”斯特雷夫称。

新中航合作或搁浅

斯特雷夫的离职为PSA中国市场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2月底斯特雷夫来华时同国家工信部副部长苗圩和东风集团领导会面的沟通有可能成为徒劳之功。同时,长期以来PSA同新中航的合作意愿也可能不得不再次搁置。

斯特雷夫在2007年2月上任后不久,提拔曾在神龙公司担任法方总经理的杜森执掌中国事务,PSA同哈飞汽车的合作谈判就此开始。但由于东风公司与PSA早已签署过“在中国市场只能有一家乘用车合资企业”的“排他性”协议,这一合作遭到了东风公司的强烈反对,因此原定在2008年初即可签署的这项意在暗度陈仓的合作计划再无音讯,始作俑者杜森也被调回法国降级使用。

此前有媒体爆料,PSA同新中航下属哈飞汽车的谈判在2007年底中断后,于2008年夏季重新启动。斯特雷夫2009年2月底来华之前,PSA与新中航方面的合作谈判已经基本敲定,甚至连签署协议的合同文本也已拟好,双方合作只差正式签字确认。

获知斯特雷夫离职的消息后,时代周报记者致电PSA(中国)公关部媒体联络负责人金红,她表示,PSA同国内其他汽车厂商的合作谈判进度情况仍无法对外公布,目前也不好评估斯特雷夫的离职是否会对谈判产生影响,毕竟,新CEO要在6月1日才上任,现在还没有获得PSA有关中国战略发展方向改变的信息。

中国市场滑向边缘

作为PSA目前在华唯一的合资公司,神龙汽车在1992年引进雪铁龙ZX轿车生产技术,1995年9月开始试产,当年实现7000辆销量。1998年,神龙汽车年销量3.4万辆,市场占有率达到6.73%。

2005年,神龙汽车生产轿车14.1万辆,销售轿车14万辆,分别比上年增长60.92%和57.52%。

但从此之后,神龙公司开始一路下滑,在丰田等公司争相向中国市场投放全球同步车型之时,PSA仍然热衷向中国市场转移在欧洲市场淘汰的车型,标致307、标致206及从206改款而来的中国版标致207都是如此。这种局面在斯特雷夫上任后,也没有改变。

由于PSA在中国市场投放的车型落后,神龙汽车逐渐滑向边缘。全国公安交管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神龙汽车在国产乘用车中的市场占有率仅为4.3%,2008年,这一数据继续下滑到3.7%。

在全球范围内,PSA的技术也缺乏亮点,这使其变得越发艰难。来自PSA的数据表明,2008年,PSA净亏损3.43亿欧元(约合4.33亿美元);并预计今年将面临更大亏损,同时也预计2010年前仍将亏损,集团计划今年裁员超过1.1万人。这与同为欧洲汽车大型制造商的大众汽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凭借技术优势,大众汽车去年实现利润63.33亿欧元,比上年增长3.0%。

汽车分析师钟师表示,斯特雷夫下课,短期内还不会影响到PSA在中国的市场战略。但从长远来看,菲利普•瓦兰肯定会与前任有所不同。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斯特雷夫下课标致雪铁龙在华前景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