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者贾跃亭

当一切看起来无可挽回之时,我跑去看石匠重复捶击他面前的岩石一百次,而那块石头连一个裂缝都没有露出来。接下来的第一百零一次捶击之时,此石一分为二。不是因为这一次捶击,而是因为你的始终如一。”

这是NBA马刺队更衣室里的一句箴言,据说也是乐视老板贾跃亭最喜欢的一句话。

贾跃亭是不是或者说会不会始终如一,现在其实还真的很难说,因为他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倒是勇立舆论潮头这件事,乐视和贾老板始终如一。从乐视电视开始,这家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和这位原本异常低调的70后山西人,忽地跳进媒体和大众的聚光灯下,自此就再也没离开过。

在过去的短短一周内,从大股东减持套现致使乐视网股价连续重挫,到乐视体育痛失亚冠、中超版权,再到被曝拖欠实习生和正式员工报销费、印度分公司裁员85%,期间还夹杂了挖来前宝马全球CFO加盟的“重磅新闻”……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起,俨然继数月前一边下“罪己诏”、一边痛斥那些说乐视“庞氏骗局”的人不是就是黑手就是傻子之后,再度掀起了一轮舆论小高潮。

不得不说,以招黑体质论,当今企业界如果贾老板称第二的话,恐怕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虎嗅网尝有人撰过雄文,劈头就是一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他妈特别讨厌贾跃亭”。坊间更有戏言曰,一个饭局,避免冷场的最佳办法就是抛出“如何评价贾跃亭”这个话题,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就这个话题滔滔不绝,如果你是这个饭局的局长,这顿饭局就不用怕冷场了,剩下要担心的就是维护好秩序。

貌似大多数人都冷眼觉着,只有裁员、崩盘、倒闭、破产这些带有浓郁悲情色彩的词藻,才配得上贾跃亭堂吉诃德式的偏执、狂妄、野心与蒙眼狂奔。

不过,较之其在外界招来的诸多讨厌,从高管离职率等指标看,贾老板在内部的认可度还是挺高的。或曰这是因为,除了给那些高管画的大饼以外,他用一种类似于苦修的方法证明其确有理想,确有情怀。一位乐视体育的员工私下里跟我说起贾时,也是既恨其“拿着体育融资一半的钱给汽车”的偏疼、怒其“烧钱抢版权失败”的不争,却又始终对乐视怀抱着热望,相信“即便不是现在,但未来属于贾跃亭”。

而从贾跃亭唱了《野子》开始,我也算成了他的半个“粉丝”,那段有点走调儿但总归始终在吹啊吹啊的视频,我看了不下十次。

后来每每看到贾跃亭在各种发布会上的公开亮相,或是读到其动辄波澜壮阔的公开信,又或者是刷到乐视站在风口浪尖上的新闻,我总是忍不住会想,所以,贾老板这几可与隔壁娱乐圈汪半壁等量齐观的招黑体质,围绕着他经久不散的那些热诚与欺骗论、激情与赌徒论、吹牛与颠覆论,等等等等,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呢?

直到最近看到这么一段话:

“人人都自卑。

形成自卑的过程大约有两种。一是在小时候跟成人的比较过程中,都有不如成人的深刻体验;再加上某些不太利于成长的环境,自卑的状态就可能凝固在心里。二是每个人对自己的事情都比较了解,对别人的事情比较不了解,在自己的视野下,神秘的那边被不自觉地赋予一些同样神秘的力量或者光环。

自卑源于所有生物都具有的攻击性。这种攻击性的呈现方式,就是在心理和行为层面,时时、处处跟他人的比较。比较就是竞争,竞争就是在智力和体力上对他人实施攻击。”

我忽然觉得,我可能找到了解读贾老板那些诸如“苹果的创新源泉已在枯竭,帝国黄昏已现”、“我的目标是超越埃隆·马斯克”之类言论的钥匙——与其说贾跃亭是野心家、赌徒、破坏者,莫如说他其实是个自卑者。

是的,不是自负、张扬、吹牛逼,也不是狂妄、忽悠、好赌,而是自卑。更确切地说,贾跃亭的张扬、颠覆与所谓的“忽悠”,都是源于自卑。

他说话时,总是辅以过多的表情和手势,这在其他大佬的身上并不常见。紧咬牙关、用力睁眼、高举着拳头是他最常见的动作,这些姿势搭配上每次PPT里类似“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之类的标语,让人觉得贾跃亭的一举一动,既是在煽动其他人,也是在努力说服自己。自卑的心理往往是,如果我不“手舞足蹈”加以强调的话,我说的东西就太不够分量。

从他每次接受采访时露出的照片也能看出来,镜头里的贾跃亭,几乎都是紧闭着像咬住了嘴巴,这样的表情背后,往往都是压在心底的紧张感。不必说什么“人家多少大风大浪没见过”,紧张这种原生性惯性心理状态,谁都无法避免,和知识见闻无关。

事实上,熟识贾跃亭的人都说他生性腼腆。

把时间倒回十三年,当如今的乐视老板娘、“京城四美”之一、演员甘薇还是大学生的时候,贾跃亭约她吃饭,据说常常都是叫着好几个人一起,不好意思单独见面。甚至就在几年前,乐视团队还是百人规模时,即便是公司年会这种内部场合,贾跃亭讲话都会紧张,“内向、不善言辞”,是很多乐视人士对这位老板的评价。

一位乐视资深员工这么形容自己心中的贾跃亭:“很内向很腼腆,喜欢和自己亲近的工程师或者自己人呆在一起,不喜欢与人公开讨论或争执”。从乐视每年至少两场的大型发布会也能看出,虽然贾跃亭每次一个人侃侃而谈的时间将近一大半,但充其量更像是一场准备充分的演讲。会后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的记者采访环节,即便有记者将问题抛向他,贾跃亭也都尽量让身边的高管来回答,自己很少插话。

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对自卑者来说,他的内心始终有一种不安全感,由于他的不安全感,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兴趣扩展至他最熟悉的少数个人之外,他已经习惯于控制自己圈子里的人,一旦走出这个圈子,他害怕不能再依照他所习惯的方式来控制局势。

至于他是用怒吼斥喝或是用低声下气来统治他熟悉的领域,那是视他的经验而定:这么多年他一定试过了各种方法,也早已选出最好且能够最有成效地达成其目标的那种。我眼里贾跃亭的用人之道就是,很大度,给你很高的工资,然后许以诱人的期权或承诺。丁磊、张海亮、张思宏、刘建宏等等,都是如此。

曾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乐视中层员工对某友媒说过,贾跃亭会对每一场重大发布会的PPT严格把关,带着高管团队逐字逐句推敲,“PPT上的一行字高管团队都会持续讨论数小时,这在乐视太正常了,乐视的高管也个个都是PPT高手。”


贾跃亭会为一个PPT、一场演讲准备许久,他非常渴望被公众认可。反过来讲,倘若置身于一个随机性很强、安全阈值过低的场合,贾跃亭会能“躲”则“躲”。

获取优越感,而不努力改进其情境,这是自卑者最典型的特征。

而获取优越感的另一个途径,就是抨击对手,和过于自我。

犹记得大约是去年这个时候,贾跃亭微博怒发了一封题为《从博傻到硬件免费:414约你进入生态消费时代》的公开信,痛批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是在用“博傻”式消费诱导不够理性的用户为品牌、渠道、硬件支付天量溢价。措辞犀利直接,信里甚至用代号“SHIVO”分别意指三星、华为、苹果、VIVO、OPPO五大巨头。

后来没过多久,某个企业家年度峰会上,贾跃亭更是大胆声称,苹果已经过时,在科技方面,“苹果落后乐视一个时代”。紧接着,又在微博放肆藐视三星,放言“超越三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随后附着乐视产品和的链接。

和乐视同走“发烧”路线的小米,也被贾跃亭直指“小米已经慌了,乐视进入手机领域让小米害怕”,“小米没有乐视的xx、xx和xx,我们比小米更有前瞻性,更有优势”。

贾跃亭似乎并不看重伟大的对决需要伟大的对手,他渴求的,只是通过贬低对手给自己带来关注和满足。

他信奉“个人主义制度”,他的理论是“独断专行”——“如果是一群人讨论出来的战略,那就是个平庸的战略”。就像乐视,所做的每一个重大决策都不是董事会的决定,而是贾跃亭或其他个人的拍板决定。贾跃亭固执地相信,只有自己才会敢于下决心自己革自己的命,也只有自己有权力和能力去革自己的命,乐视的命运里应掌握在自己人手中。他甚至认为,英特尔这么一个伟大的公司之所以走向下坡路,核心原因就是董事会制度。

表面上,这是贾跃亭的傲慢自大,但如果你读过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你能明显感到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自卑导致的“伪自负”。

这种隐匿性极强的自卑还有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由于不安全感所以把自己禁锢在自己熟悉的统治领域,而当这个领域并不存在,通俗点说就是说他没啥一家独大的能耐时,他们会努力构建一个全新的话术,然后把别人拐弯抹角地拉入自己的话术体系中。

这一点,贾跃亭最为擅长。

在乐视的过往公开活动之中,贾跃亭总是习惯于用哽咽或是典型的“乐视话术”表达自己的情感。

2015年的“414超级手机发布会”上,讲到莫须有的“生态”一词,贾跃亭第一次当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度哽咽无语,落下泪来,去年的“420超级汽车发布会”,当丁磊开着概念车从方盒子缓缓驶出,贾跃亭又一次失控,哽咽得不能自已。

就像他的抿嘴、挥拳一样,眼泪或愤怒一定程度上都是自卑情结的表现,自卑感容易造成紧张,所以争取被认可的优越感的补偿动作必然会同时出现,贾跃亭的哽咽,成了成功拉拢看客的关键性有效“武器”。

还有贾跃亭独特的“乐视话术”。这两年,贾跃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词,“乐视生态”、“七大自生态”、“化反”、“性格青年”、“单挑BAT”……这一整套话术在我们听来陌生而奇特,再配合着乐视各种生态故事和攻击性十足的表现,让乐视在外人眼中几乎成了一个谜题。

然而仔细分析的时候又会发现,其实乐视的这一套理念只是换了个词,完全不新鲜。乐视的“生态”大约就是视频、影视剧,手机、电视,体育,互联网金融,以及以自行车、超级汽车、易到用车为代表的交通业等。

其中除了视频和电视,其余产品全都是在2015年到现在的一年多时间之内浮出的水面,从PPT到样品再到上市,乐视以一个公司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忙不迭地生产着各种产品。

然而纵然产品繁多,乐视却根本称不上所谓的“7大子生态”。生态是什么?是一个有机的系统,生态链中的哪一环断裂,可能都会酿成生态灾难。阿里没有支付宝,淘宝、飞猪、闲鱼都会受到影响,腾讯没有微信,滴滴也做不到这么好,而乐视的这些产品,至少目前砍掉三四个子生态,也不会对其他产生太大的影响。至于“化反”,更谈不上。


乐视的“生态”不同于腾讯阿里,它没有触及真正的用户需求,它的诞生只是为了满足老板的梦想、野心,和隐藏掉骨子里的自卑——因为它其实什么也没有——

除了创造“生态化反”这类的词,贾跃亭甚至都不算一个创新者,他最擅长的是大公司喜欢玩的那套:做跟随者。土豆、优酷、酷6的视频已经颇有成效了,他去做视频;小米搞粉丝经济和互联网性价比营销风生水起,乐视才在两三年后用相同的手法进入了相同的领域;谷歌、腾讯造车的消息公布以后收获了巨大关注,乐视于是也开始了自己的“超级汽车”之路。

靠烧钱走大公司的“烧钱碾压/收购”之路,就是贾跃亭最简单的逻辑。然而乐视不是BAT一样的大公司,烧不起这么多钱,可乐视又不是小米这样具有原创精神的创新公司。没创新还没钱,还不想步人后尘,他只能用各种话术来包装自己,将别人拉入自己的话术和自己的逻辑,然后打败别人。

对贾跃亭来说,生造一个新词并引起人们特别是媒体的注意,既能让大家进入他们熟悉的领域,掩藏自己的不足,又能让人们记住自己的品牌,甚至因为“闻所未闻”,产生文化崇拜。乐视的不少粉丝,都是这么“被崇拜”来的。

贾跃亭用自己的全新话术,成功抹去了对比别人时的“比不上”,还筑起了乐视独特的文化长城。

贾跃亭的语言话术、行为话术,都是一个自卑者最真实的表现。

而自卑者,通常更容易成功。自卑不是贬义词,它正是正常人在追求优越地位时一种正常的发展过程,我们一旦体会到自卑,就会力求补偿不足,这个心理学上被称作“补偿心理机制”的作用,使得自卑感成了许多成功人士努力的动力。

我不知道贾跃亭的自卑源于何处。

可能,是夹在北京大学李彦宏、深圳大学马化腾、武汉大学雷军、中国人民大学刘强东、清华大学张朝阳、西安交大周鸿祎们之中,而自己的毕业学校只是小小的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

可能,是自己的第一个山西某县县长岳父被人们戳了好多年“吃软饭”的脊梁骨。

可能,是自己的出身一直被人猜忌,要么是不道德的煤老板,要么是攀扶着“红色背景”,太多的压力都是自己背负。

可能是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也可能,这些都有可能。谁知道呢,毕竟只要我们处于渴望有所改善的环境中,我们每个人就都是自卑的。自卑不可耻也不可笑,咱的一生就是由卑下处境向优越地位的运动。

自卑是自卑者的通行证,狂妄是狂妄者的墓志铭。

贾跃亭走到今天一定不是因为他足够张扬和狂妄,而是因为始终手握“自卑”这张最不起眼的通行证。你得知道,任何时候,狂妄和吹牛都不可能成功。

但愿未来这些年,老贾依然能带着通行证和他的乐视王国,如歌如泣,勇敢前行。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自卑者贾跃亭